江诗丹顿以臻品演绎古典芭蕾舞

导语:适逢巴黎歌剧院舞蹈学校三百周年庆典,江诗丹顿隆重呈献三枚独一无二的Métiers dArt Hommage à l’Art de la Danse系列腕表。此系列再次展示了高温明火灰色珐琅彩绘

首三枚Mtiers dArt Hommage lArt de la Danse系列腕表是魔法与当代艺术的结晶:芭蕾舞者、珐琅工艺师及制表大师的才华均透过高温明火灰色珐琅彩绘技术巧妙地体现,迄今只有少数工匠能够掌握这项珐琅技术。所有工序均由品牌工作坊一力完成,令人赞叹不已的表盘设计更是永恒优雅的典范。

高温明火灰色珐琅彩绘技术是一项细致的彩绘艺术,它能够微细地呈现表演者的一举一动:芭蕾舞衣的皱褶、舞衣上的蕾丝细节、脖间丝带的光滑质感、发上的花瓣饰物、薄纱与棉布的透明质感…舞者滑翔过剧院正厅的木地板舞台,在灯影间留下倩影。江诗丹顿的珐琅大师保留了德加的风格,重新演绎芭蕾舞者的美丽时刻,以不同的角度呈现出每一个优雅舞姿和动作。大师们更利用光线的明暗对比及阴影效果真实呈现舞台上的景观。

灰色珐琅彩绘技法一般应用于黑色珐琅物料之上,珐琅大师们决定以半透明棕色珐琅为基底,以突出色泽上的细微差别,增强色调上的深度。然后在此基底上以针及极幼细的刷子,甚至仙人掌刺加上利摩日(Limoges)白色珐琅,创作出渐变色调,极尽发挥各种颜料的特性。

利摩日(Limoges)白色珐琅现已非常罕见,它是一种极为珍稀的油混合粉状颜料。物料本身所具备的挑战已为该制作带来难度,它需要工匠们准确灵敏的专业技术才能驾驭。每一层珐琅都必须以准确无误的时间掌控技巧来进行烧制。而高温明火烧制方式则能够令珐琅更牢固。工匠们的丰富经验主宰着每件制成品的灵魂。珐琅的烧制时间往往根据其种类和所应用物料的质量来计算,而实际的烧制时间则是艺术家能够大玩灰色戏法的商业秘密。此技术与肖像画艺术完美地结合,尤其表现在描绘面部表情上的细腻笔触,就是最佳证明。

Mtiers dArt Hommage lArt de la Danse系列在珐琅大师无限耐心、细致及高度集中的精神下,以高温明火灰色珐琅彩绘技法及全手工制作出直径40毫米、外观精致优雅的表壳。整体设计均秉承了江诗丹顿恒久不变的阁楼工匠(Cabinotiers)精神,并由全新作品为该传统技术升华-没有鲜艳颜料或附加物料的辅助下-缔造出真实的深度效果,透过芭蕾舞衣上最细微的褶皱完美捕捉舞者超群资深的舞艺。由江诗丹顿自行研制的2460型号自动上链机械机芯以整齐的节拍为芭蕾舞者奏起舞动的旋律。如此珍贵的艺术杰作需要配备一个精密的机芯,以完美无暇的性能展示日内瓦高级制表传统的最高精神。

符合日內瓦印记(Poincon de Genve)的最新标准。日内瓦的立法机构大议会和瑞士联邦政府于1886年共同创立此最高印证来作为腕表的原产地、优质工艺、耐久性及钟表专业技术的保证。这独立印记在2011年进行全面检讨,不再局限于对机芯的要求,而是针对腕表的整体质量。它代表着制表美学的重大演化,也是江诗丹顿一直以来的理念和坚持,实践腕表收藏家的真正期望。

灰色珐琅彩绘技术首次诞生于第9至12世纪之间,相关论文中曾具体地提及此乃僧人Theophilus专用,并命名为De Diversis Artibus的艺术手法。从中世纪到14世纪,灰色珐琅彩绘工艺均以棕色呈现(实际上为一种带有红色的棕色),根据颜色的厚度可递进至黑色。由15世纪开始,它演化至铁锈色、红色及黑色珐琅彩绘艺术,又有名为「玻璃上的血红色」和「木色」彩绘艺术。这些珐琅彩绘均由工作坊内的玻璃画家一手创作,并透过世代相传的方式将技术保留至今。

Leave A Comment

Recommended Posts